非常博爱,主食就那几个。
不吃伞修伞,绘海,千歌有关任何cp。
坑底混吃等死。

【安艾】庭院的雏菊

1.第一次在lof上写文,不是很会写,大家看着点吧,不要打死我

2.cp为安艾【雷者慎入】

3.梗出自供梗墙,看着挺好就抱了【已授权】

4.设定为公主艾,骑士安,会有ooc

.

十三岁的艾比公主在她的生命中突然出现了一位骑士。

“女儿,这是父皇亲手为你挑选的骑士。”

“随行骑士,可以时时刻刻保护你的安全。”

十三岁的艾比公主眨巴着大眼睛,望着站在他前面的男孩,与他相比,自己简直就是个小不点。

眼前的男孩有着一头棕发,青色的眸子如不含瑕疵的翡翠,又似孔雀开屏那般绚烂。他站在他面前,向他绅士的鞠了一躬。

“艾比公主您好,我叫安迷修。”

她有些看呆了,半晌才清醒过来:“你好,我……我是艾比!”半天磨磨蹭蹭地才说出话来,脸却不知不觉已经红了。

他单膝跪地,缓缓抬起公主的手,示意性的在她手背上一吻。

“以后,我就是您的随行骑士了。”

.

十三岁的艾比公主有个烦恼。

她每天都趴在窗沿上遐想一下自己长大后的样子,盼望自己以后是个大美人,能够有一位白马王子来迎娶自己。

当然自从有了骑士以后,她在想的时候总会不经意的瞟一眼安迷修,习惯性的。

他似乎从来不在意她的目光,只是单纯地完成国王教给她的任务。

艾比公主每次都不停埋怨,但是每次还是会重复一样的动作,每次都希望他能与自己的视线对视,只是想想。

·

十四岁的艾比公主觉得自己的骑士很烦。

每次都像个老妈子似的跟在自己身后,搞得自己基本没有隐私。

“喂!你能不能不再跟着我了!你知道吗,这样很我很烦哎!”她冲着他大吼,像个很刁钻的夫人。

“这样会令在下很为难,公主,”他的语气有一丝劝阻,但更多的是矜持与尊敬,“您这种动作会有损您和本国的形象。”

“损就损呗!我才不管呢,”她轻哼了一声,不屑地瞥了他一眼,“还有,安迷修,你会爬树吗?”

“乐意回答,在下会的。”

“那你教我爬树!”她叫道。

“不可以,我的公主。”

.

十五岁的艾比公主喜欢刁难他的骑士。

“喂,安迷修,你认为自己是个合格的骑士吗?”她总是问一些莫名其妙的话。

“乐意回答,在下认为是的,难不成公主认为在下是个不合格的骑士?”

“不,我没那样说,我只是认为——骑士都应该骑着马,而你没有。”她半开玩笑似的说道。

“这个……恐怕再下恕难从命,因为在下并不会骑马。”

“为什么不学骑马?”她没好气的说道。

“因为在下认为自己即使不会骑马也能尽到保护您的职责。”他向着他做了一个标准的骑士礼。

真是恶心帅,她想到。

“不过我觉得骑士没有马才不是真正的骑士!”她涨红了脸。

·

十七岁的艾比公主已经落落大方。

.

十八岁的艾比公主俨然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了。

.

十九岁的艾比公主的国家似乎很不好。

·

二十岁的艾比公主应国王的命令远嫁他国。

是一个临近的国家,但到达仍许些时日。

国家因为吃了败仗输掉了她,要把她嫁出去作为求和的筹码。

艾比公主听到这消息非常难以置信,她马上去见了国王,一开始她还不肯相信,直到大家都那么说,她才相信。

她无力的倒下,双膝跪地。“父皇,真的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吗。”她脸色苍白,看得出来对她来说是非常大的打击。

“对不起女儿,父皇也是迫不得已……请你原谅父皇。”

她什么都没说,用力捏紧了衣角,失魂落魄地走了出去。

走出去没几步,就遇见了他的骑士安迷修。

“公主,您没事吧?”他关切的问道。

“不——安迷修,他们根本什么都不懂,我原来活了那么久,只是这个国家的一个筹码,不……棋子!他们从来就没有了解过我,他们从来就不知道真正的我……!”她说着说着,声音开始嘶哑,逐渐啜泣起来,用手抱住自己的头。

“公主,在下会一直跟您在一起的,不会有事的。”

他抱住哭泣的她。

·

二十岁的艾比公主踏上了远嫁的道路。

她从那天开始就一直浑浑噩噩的,像是经常半夜惊醒,或是一个人躲在没人的地方发呆。

随行的大队有很多人,还有她的父母送给她的许多嫁妆。

她从上路来就没怎么开过口,于是也便没有人言语。

他非常担心,但又不方便说什么,每次都是欲言又止。

之后的一两天也是阴雨绵绵,于是更是无言。

直到这天,第一缕阳光照进了他的眼睛,他站起来俯身看着四周,像是一个刚呱呱坠地的孩子。

他拉着公主,走向阳光最明媚的地方,“艾比公主,您看,在下找到了很多雏菊花。满满一片。”

一大片雏菊挤在一起,每一朵都好像会唤起人内心最初的纯真,唤起她曾经的快乐。

她蹲下来,像往常一样择了一朵,一颗晶莹的泪珠掉在花上。

“艾比公主,您知道雏菊的花语是什么吗?”

“是什么?”她罕见地开了口。

“有很多,”

“但有一种是——”

“‘埋藏在心底的爱’。”

·

骑士安迷修接过了刚刚从国内传来的消息,脸上顿时阴云四起。

“我们得快点走了,不然我怕会有袭击。”他神色凝重的说到。

“骑士大人——不好了!国内来的叛军追到这里来了,他们的目标是杀掉公主!”一个守卫冲进来,气喘吁吁的说道。

“来人!保护公主!”

“是!骑士大人!我们都会竭尽全力保护公主的!”

他的脸上露出了少现的表情。

.

一场血战之后,日月似乎都黯淡得失去了光彩。

叛军彻彻底底的包围了他们,他们无法动弹。敌人如洪水猛兽般冲上前去,下属们把公主围起来,他们杀掉冲上前来的叛军。

一个人,一个人地倒在血泊中。

只剩下安迷修顽强的抵抗,只剩下她和他没有死了。

“不要,安迷修,你把我交给他们,让他们杀了我,杀了我好了……!我不想看着你为我这无能的人去死……!”他从未觉得眼前的男人这么高大,她扯着他的衣角,止不住开始哽咽。

“我会保护你的。”

.

艾比公主望着他的骑士和所有人一样倒在血泊中。

鲜红的血液见到她苍白的脸上,血腥味让她闭上了眼睛。

这次你为什么不来阻止我做危险的事了呢?

我衷心的骑士啊,你才没有尽到你的职责呢。

公主垂眸,抚摸着死去的骑士沾满鲜血的脸,在敌军的包围圈中缓缓拿起骑士的剑。

她将雏菊缓缓放在他逐渐僵硬的尸体上。

“这次我会保护你的。”



评论(1)
热度(23)

© 东条合鸟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